做最好的恒峰娱乐

离家久了

今天,我还是回家了

离家久了,有一种情景永远都在:母亲伫立在路口,父亲弯腰在菜地这场景总是固执地存在我思想里,那里总有一个老屋,老屋里住着父亲和母亲

正因为如此,我不是很愿意回老家,不愿打破这顽固的幻觉,宁愿相信,父亲母亲还在老屋,还有他们在等待,还在翘首盼着我,还有一种念想迷惑我,还有一盏灯为我点亮

转过村前的大樟树,远远地瞧见老屋,屋前小路无孤影,没有立着的母亲,擦擦眼睛,还是没有,又禁不住安慰自己,该在屋内窗口,走近屋边,窗口陈年的蛛网告诉我,母亲多年不在窗口望,只有落满的尘土,粘连住游荡的思念

进得屋里,习惯性地脱口而出:“妈,爸,我回来了!”回应的只有渐行渐远的回声,没入无边的黑暗没有了熟悉的身影,我围着大饭桌绕了一圈,空落落的,堂前没有双亲,周身立刻被一种彻骨的寒冷包围以前每次回家,母亲总会接过行李,嘴里念叨着往房间走:“刚洗晒过的被子,知道你们回来”房间里马上充满了阳光的味道今天,背负的行李已无从放下转而一想:对了,知道我回家,母亲在厨房,和米粉捣艾,生火蒸艾米糕,立即厨房里满是春天的清香,母亲会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我吃,眼睛里生出无限的满足感:“慢点慢点,别噎着”有时,吃着吃着,有电话进来,母亲就会说:“回家了,就不要管外面的事,世间的事是做不尽的,世上的钱是赚不完的”在外面要强的我,在母亲面前就只是一只温驯的小猫,乖乖地关机,眷缩在母亲身旁,享受这人世间的最爱幻想中,一直往里走,黑乎乎的灶膛一下子浇醒了我:母亲不在厨房对不起,是儿不好,没有提前告诉你们,说好的春节,我没有回来,说好的清明,我还是没有回来,或许,你们不知道我今天突然回来,你们已走亲戚了?心里坚持着:一定是出门了!再等等,母亲就会回家要不先去菜园,父亲定在忙着挖土整畦,春播育种?转身菜地,杂草丛生,刚有点希冀的心田立即一片荒凉父亲啊,你也与母亲一起,离开了家吗?一定去集市赶场,卖你的瓜秧了?再等等,父亲就会回家,身后跟着母亲,远远地就会叫我老满

再进楼梯间,抬头之间,突然瞧见父亲母亲已在墙上,正慈祥地看着我,我轻轻地呼唤爸爸妈妈,伸手想要触摸框里那两张笑脸,指尖却有一阵冰凉迅速凉透全身,彻底击碎我的梦境:哦,父亲母亲真的已搬走,已在后山住了有好几个年头顿时,盯着挂起的双亲,泪流满面啊!

点燃香火蜡烛,袅袅升起的青烟里有所有的思念离开后,背后的老屋里,幻境依然,重住着我的思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