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最好的恒峰娱乐

我的麦场

打场那天,启明星还未隐去光耀,队长洪亮的嗓门托着秧子:“男女劳力!都到场里摊场啦!”,安静的黎明被打破,睡梦中的村庄被喊醒,人们脸也许还没来得及洗,就揉着惺忪的眼睛匆匆向麦场走去

我的麦场

作者:冷暖人生

又到了麦收季节,这段应该很忙很累的日子,现在变得相对轻松许多,联合谷物收割机进入地块,只需几十分钟,就完成了以前人力运作的十几道工序,几亩麦子即可装袋归仓了可以说机械化的推广使用,农民获得了许多好处,缩短了麦收时间,节省了劳动力,减轻了劳动强度,所以应该感谢科技的进步与发展它带给农民便利的同时,从另一个角度上看,农耕文化被取尔代之,一些农具及生产方式,也许只在记忆中留存传承了几千年农耕文明,会在我们这一代人眼前消失,最终堙灭于历史的长河中

进入麦场前的农活是割麦与拉麦

记得小时候,每到夏初,有一种鸟儿天还不亮,就叽叽喳喳的鸣叫,赶上割麦的那几天,其叫声酷似谐音的“大嫂二嫂早起”,队长也就趁势挨个喊遍村巷:“男女劳力都起来啦!拿着镰到南岗割麦啦!”,一声号令,人们很快到了地头,你五陇、他六陇的拉开阵势,舞动手中的镰刀,一片片、一行行的小麦倒下了,被一铺一铺的码放成排、成行,以便装运手工割麦也需要技巧,右手执镰左手扶麦,腿脚配合共用完成麦铺子的倒放不经过一两个麦季的锻炼,手法不会娴熟,割伤手脚是常有的事,记得村里刚过门的新媳妇,我喊嫂子的就是因不太熟炼,刚进地割了不到一丈远,就割破了手鲜血直流,她就用一根麦杆压批,狠狠的缠在伤口上继续割,让人钦佩!

麦子放倒后,运到场里人心才算安定,拉麦是重要的一环,当时条件下运输工具突显匮乏,搬运是一道难题,让人无奈记忆中,生产队有一辆专门拉麦秧的木制大车,甚至四个轱辘都是直木斫曲而成的直来直去大而笨拙,转弯和装卸也不方便,陷入泥地,几头牛也无能为力,随着胶轮车的出现,被弃之不用成了古董人力板车方便轻快,成了主要的运麦工具不完美的是在装麦秧时,平衡掌握不好,易歪车造成麦子的损失

运到场中为防雨先堆成大垛,待抢收完毕,趁着晴热的天气,抓紧时间套磙碾场,晒打小麦

麦场很大,南边几颗冠大叶茂的老柿树,似乎刻意为麦场而生,以方便劳作的人们休息乘凉,东西两边垛满了麦秧大垛,其中一垛已掀了顶,正被一叉一叉的推向场中央,作为开碾的第一场,被摊开、翻匀,等待曝晒

时近中午,灼热的阳光把麦秧烤的焦脆,此时正是上磙的最佳时机,易于脱粒碾打烈阳下,只见掌鞭戴着一顶半旧草帽遮阳,肩搭一条兰白条毛巾擦汗,牵来几头耕牛,把梭背套上牛肩一并帮好,横单用“搭子”(钓子)连于磙框,一手牵缰绳,一手执鞭,脚跟前放一箩筐,方便接牛的粪便一切收拾挺当,随着“哈…吁…吁”的使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