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最好的恒峰娱乐

不幸的女孩幸运着(一)

写在前面:

几度想放下笔,给心情放个假!可每每在深夜里听着自己频频有序的呼吸,周围一片死寂死寂。如果我放下了笔,也就放下了对生命的宣战,融入了那种环境。着衣伴着琴瑟起舞袅娜,嗅着书香泼洒文墨;举头几朵彩云追着月儿嬉戏,簇簇星辰缀着银河眨眼;低头俯瞰怒放的生命,然后洋洋洒洒复制出心中的文字。

—题记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李文是富饶而前卫的山东青岛农村人,初中保送的优等生进入市里的重点高中。城乡差异让她自卑心泛滥,成绩一落九天,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总是躺在自己最靠窗户的宿舍小床上看着月亮责备自己无能,用深沉到可以把自己淹没的罪恶感包裹起深深地堕落。

莽莽撞撞过每一天,同学们可能都抑郁,大家都在糊里糊涂的抄写着满天飞的学前作业。班级里有偶像歌手!还恰好分在以李文为组长的这组,他们掀起了K歌的狂潮,夜夜晚自习时所有同学兴奋得手舞足蹈一样、歌舞升平,值班老师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体育课是李文同学的弱科,她最讨厌耐久跑,可烦什么来什么,高一新生军训时,体育老师让他们班绕操场跑,完了以后再和正在绕教学楼跑步的高二学长学姐们换场地。冥冥中,在李文和一个高二学长“承诺”之间有一条类似于红外线的东东。

“惨无人道啊!”同学们有的小声反目“等会儿下了课你们可以打120急救电话用担架把我抬回教室啦!”她们女生居多数,都挂着一张苦瓜脸。文的心里“怦怦”小鹿乱撞,“我去,我肯定又是垫底的。”

“同学们热好身了吗?”文他们班体育老师随着学生绕操场跑了四圈丝毫不累,不喘粗气。一圈就是800米呢!俩老师一挥手示意换场地,承诺在匆忙中踩了正迎面来的李文他们班队伍的一个女同学的脚,连连道歉,文上前搀扶,偷瞄了一眼这个被同学们刚才议论得像大神一样的学长,“爱看帅哥之心人皆有之”啊!但是她脸羞答答的红了。

承诺是学校纪律检查委员会的,当然得参加新生们“百草园—三味书屋”的小记者选拔活动,维持纪律了。文由于这段时间精神萎靡,自感一落再落,报以“重在参与”的心态参加了这次比赛,那条红线再次出现,就像古代美女们抛绣球选夫婿时一样,在空中划过一条美丽炫动而又用肉眼看不见的抛物线在承诺和李文之间。意料之中的事,她只是当了个文稿部部员。

文他们班参加运动会的女运动员太少,所以李文像赶鸭子上架一样被推上了运动会赛场,糗事不断,

相关阅读